一次性支付抚养费后,债主将他告上法庭
信息来源:市法院 发布日期:2020-06-03

海宁一男子与妻子离婚后,两个孩子由妻子抚养,他一次性支付了25.85万元抚养费,却被债主告上法庭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

张晓明和张东是一起长大的好友,两人关系十分友好。2017年11月,张晓明因工地项目需要资金周转,多次向张东借款。2019年1月,张晓明书面确认尚欠张东借款118.5万元。由于张晓明一直没有还款,于是张东在2019年3月向海宁法院提起诉讼。同年4月,法院判决被告张晓明及其父母张建国、李凤英(两人自愿作为共同还款人)归还原告张东借款118.5万元并支付利息。该案经执行,除执行到位案件受理费、执行费外,没有发现被告张晓明及张建国、李草凤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,2019年10月法院终结该案的本次执行程序。

2018年10月,张晓明与其妻子王华因感情破裂而协议离婚。离婚协议约定,两个孩子都由王华抚养,双方将房屋进行出售,所得款项扣除税费、归还贷款后的余款由王华管理,作为两孩子的抚养费。同年11月,被告张晓明与王华将该房屋出售,成交价格为88万元,扣除贷款、税费36.3万元,余款51.7万元归王华保管,其中25.85万元作为张晓明支付的抚养费。

张东在听闻此事后,认为张晓明是为了逃避债务,以抚养费名义转让应得售房款,实质上是无偿转让财产,在他对外负有高额债务且没有其他财产的情形下,给债权人造成了损害。于是在2019年9月,张东将张晓明起诉至海宁法院,要求撤销张晓明将应得房屋售房款支付给第三人两孩子的行为。

法院经审理认为,被告将售房款作为抚养费并不违反法律规定,被告的行为不属于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第七十四条规定的债务人无偿转让财产的情形。债务人无偿转让财产,受让人取得财产无需支付任何对价,债务人的财产是绝对的减少。而被告以售房款作为抚养费,在第三人无特殊大额费用需要支出的情况下,至少近几年第三人不能另行向被告主张抚养费,故被告的财产不是绝对减少,只是提前支付而已。同时在本案中,被告与王华离婚时,两孩子均尚年幼,且小女儿出生时右耳畸形(影响听力)、前额有青褐色斑块,目前正在接受激光治疗。本案所涉售房款总额仅50余万元,即使被告应得50%,其用于支付抚养费的数额也仅25万余元,按抚养至两第三人十八周岁计算,平均每人每月的费用亦仅为700余元,且小女儿所需的医疗费明显要高于一般未成年人,按照目前的生活水平,上述费用作为两第三人的抚养费符合实际需要,也是合理的,故被告的行为不构成滥用权利,最终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张东的诉讼请求。

原告张东不服一审判决,向嘉兴中院提起上诉。4月13日,嘉兴中院依法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(上述出现的人名均为化名)

法官说法:抚养未成年子女是父母的法定义务,夫妻双方离婚后,不直接抚养子女的一方应当支付子女必要的生活、教育、医疗等费用。抚养费是基于人身关系而产生的,其不同于一般的普通债权,在普通债权与涉及未成年人生活、医疗保障权的抚养费之间的利益平衡上,应优先考虑后者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