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终本”不“终止”,恢复执行,海宁法院一直在行动
信息来源:市法院 发布日期:2021-02-24

终本案件,指法院执行过程中的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简称,主要是针对在法定的执行期限内采取各种执行措施,都无法将案件执行完毕,而暂时予以结案的一个处理方式。那是不是说这个案件的执行程序就此终结,不再执行了呢?当然不是!一时的“终本”并不代表执行的“终止”,不管过去多少年,只要发现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或有可供执行的财产,申请人随时可以申请恢复执行。一旦发现线索,执行人员就会果断出击,决不放弃!

案例一:17年老案在春节前画上句号

2021年2月10日,对大部分人来说是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,但对马某姐弟来说,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。这天上午,他们在海宁法院执行接待室内,拿到了17年前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的执行款,也与被执行人张某握手言和。2004年5月,张某驾驶小型拖拉机途径一处三岔路口时,与前方同方向行驶左转过程中的祝某所骑自行车发生碰撞,祝某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同年8月,法院判决张某赔偿祝某的丈夫与子女马某姐弟16万余元,扣除张某已支付的14000元,余款15万余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。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执行到位2万余元后,因被执行人张某无偿还能力,也无可供执行的财产,故当时法院对该案的本次执行程序予以终结。随后几年里,祝某的丈夫离世,外出打工的张某也失去了联系。

尽管案件已经过去十多年,但马某姐弟与执行人员都没有放弃。

2018年,执行人员终于找到了张某,但此次恢复执行也仅执行到3万余元,剩余款项张某又无力支付。因其存在拒不履行行为,法院对张某采取了司法拘留15日的强制措施。而后张某又失去了联系。

2021年2月,经过多方打听,马某姐弟终于找到了张某如今的居住地址,于是再次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。当执行人员前往马某姐弟提供的地址时,张某并不在家中,执行人员只得在张某居住地张贴了传唤传票。

没想到第二天上午,看到传票的张某主动来到法院。原来,法院强制执行的利箭一直悬在张某心上,寝食难安。这次主动来到法院,也想尽快将事情解决好。

经执行人员调解,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,张某筹措到款项后一次性付清了赔偿款。双方在执行接待室内握手言和,这件积了17年的老案终于在今年春节前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案例二:10年积案,申请人与被执行人都向执行法官表示感谢

2009年,因生意所需,田某和妻子金某向虞先生借款30万元。因到期未归还借款,法院判令田某和金某归还虞先生借款30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,但两人未履行还款义务,案件进入了强制执行阶段。在执行过程中,田某竟扔下妻子金某和还在读书的儿子,独自去了外地,联系都断了。由于金某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又要抚养孩子,案件的执行程序只能暂时终结。

一晃10年,虞先生已经到了要退休的年纪。2019年初,准备退休的虞先生意外发现,新上任的同事竟然就是当年田某夫妻的儿子,虽然在外地的田某依旧联系不上,但田某的儿子既然已经工作,金某的履行能力应该好转,于是虞先生向海宁法院申请恢复执行。执行法官依法传唤了金某,但金某在归还部分借款后,又未支付款项。法院在依法冻结金某的银行账户时发现,金某在银行有一笔7000余元的款项已被冻结。经了解,原来该款项是金某2014年在平湖工作期间缴纳的电费保证金。考虑到解冻后能把金某这7000余元还给虞某,执行法官先后两次前往平湖,在供电公司与银行之间协调,在办理一系列相关的手续后,终于解冻了这笔钱款,并顺利将款项扣划至法院账户。

得知电费保证金被解冻,被执行人金某也非常感谢执行法官的帮助,让自己拿到了这笔“额外”的款项,减轻了还款压力,承诺接下来会继续筹款归还虞先生。

案例三:从工商登记的股东变更中破解执行难题

2016年1月,江西A公司及刘某因买卖合同纠纷被浙江B公司告上法庭,最终法院判令其分期支付浙江B公司30万余元,刘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。判决生效后,江西A公司在支付了3万元后就不再履行还款义务,于是案件进入了强制执行阶段。由于两被执行人均无可供执行财产,法院依法终结了该案的执行程序。

但海宁法院的执行法官并没有放弃执行,2019年4月,通过系统查询,发现江西A公司工商登记上的股东发生了变更,有人入股了该公司,执行法官判断该公司可能已经正常经营了。于是立即前往江西实地了解A公司的经营情况并查找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及被执行人刘某。

执行法官到达后发现该公司果然正在正常经营 ,当机立断对被执行人厂房内的机器设备和原材料进行了动态查封,同时让公司员工转告公司负责人,公司虽然可以继续生产,但除生产经营的必要费用外,其余的收入款项要汇到法院账户用于支付执行款。

此招一出立马见效,A公司的新股东闻讯后立即联系了申请执行人,要求进行协商,被执行人刘某也连夜从广东赶回江西。协商过程中,被执行人刘某仍然坚称自己没有钱,在决定将对其采取司法拘留的强制措施后,刘某立刻表示愿意支付全部款项,最终在新股东的协调与帮助下,该案尾款28万余元全部执行到位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